万达自称不再是房企,王健林财富蒸发 737 亿

- 编辑:万达商业 - 683

万达自称不再是房企,王健林财富蒸发 737 亿

低调了一整年的王健林,终于以出席年会的形式公开露脸。

1 月 12 日,万达集团在青岛举行 2018 年年会,其董事长王健林发表万字工作报告,宣布集团实现 2018 年初预定的各项指标,4 个产业集团均完成年度任务。

王健林爱演讲、出书、上节目,还善于制造如 " 先定一个小目标,我先挣它一个亿!" 的金句。但 2018 年,他极少现身公共场合,不接受媒体采访,拒绝了演讲邀请,公众只能从万达集团的新闻通稿中找到他的名字。

" 应该说万达已经不是房地产企业,而是以服务业为主、有房地产业务的综合性企业集团。"2018 年年会上,王健林格外提气地宣布,2018 年万达集团全年营业收入 2142.8 亿元,其中服务业营收达 1609 亿元、占据总收入的 75.1%,而赖以起家的房地产收入仅占到 24.9%。

" 再过几年,万达租金收入如达到千亿,单凭这一条,我们就能‘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船’。" 说这话时,这位前中国首富意气风发。

每年年会之于王健林,都是一场消耗脑力与体力的硬仗。" 每年元旦过后,人力资源中心、财务中心把全集团总结材料给我,厚厚几大本,几天时间里我就要认真读完、再提炼写成终结提纲。"2018 年度工作报告,王健林就总结了近万字。

但回望过去一年,王健林过得并不轻松。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榜单,他的个人财富蒸发了 109 亿美元(折合人民币 737 亿元),是中国财富缩水最多的富翁,在全球也能排到第四名。

而万达集团延续了 " 卖卖卖 " 的主旋律。2017 年,万达把 13 个文旅项目和 77 个酒店资产打包卖给融创和富力,这笔 " 世纪大交易 " 换回 637.5 亿元现金资产。

2018 年 10 月,万达文化管理被卖给融创,万达以彻底剥离万达文旅项目获得了 62 亿元现金;12 月,万达又出手了百年人寿 9 亿股股份,得到 27.18 亿元人民币,这是以放弃保险牌照、甩卖保险业务为代价的。

频繁抛售资产的结果是,万达集团的资产与收入均出现了下降。2018 年度全集团资产(按成本法计算)6257.3 亿元,因为资产转让因素,同比下降 11.5%;收入实际实现 2512.7 亿元,但减去已签订项目转让协议、还没办理完手续部分的 370 亿元收入,剩余收入为 2142.8 亿元,虽完成年计划的 101.6%,但同比下降 5.7%,约 130 亿元。

具体来看,万达商管集团收入 376.5 亿元,同比增长 25.9%;文化集团收入 692.4 亿元,同比增长 9.2%; 地产集团收入 540.2 亿元,同比减少 34.9%;金融集团收入 433.6 亿元,同比增加 28.6%;其它收入 100.1 亿元。

2018 年也为王健林带来转型的成就感。万达于 1988 年创立于大连,二十年前开始从单纯的住宅开发商往商业中心开发的第一次转型。四年前,万达集团作出全面转型现代服务业的决策,进军商管、文娱、健康、投资等领域。

万达集团的转型成效首先体现在服务业收入占比提高。2018 年,万达服务业收入 1609 亿元,占总收入的 75.1%,房地产收入仅占 24.9%。王健林认为,这代表着万达已经一家是以服务业为主、有房地产业务的综合性企业集团。

其次,化重资产为轻资产。2018 年开业的万达广场中,轻资产已达 19 个;新发展的 58 个万达广场中,轻资产达 50 个;新开业的酒店全部是委托管理的轻资产。王健林称,以后的轻资产广场占比会越来越高。

再者,负债大幅下降。2018 年,万达有息负债同比减少约 30%。特别是,万达海外负债基本解决,且储有高于负债的应收款和现金存款。

最后,前两年部分管理曾对集团转型现代服务业还有疑虑,但 2018 年经历国家对房地产行业政策的调整后,管理层对转型现代服务业的认识更趋一致。" 万达一定要坚决转型,发展拥有长期稳定现金流、有科技含量的产业。" 掌门人王健林态度坚决。

他为万达设定了 2019 年规划:重点服务消费、聚焦优势产业、做高门槛的生意、轻资产为主、持续降低企业负债;正式全面进军大健康产业,明确以顶级医院为核心,综合医药、康养、商业、培训多种产业为一体的产业新模式。

1 月 13 日,王健林又表态,2019 年万达体育和传奇影业都将开展资本运作," 今年要出成绩 "。同时,按照投资协议万达商业将剥离所有房地产业务——一平方米房地产开发也不能有——成为彻底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

至于上市问题,王健林如此回复:" 我们和战略投资者签的协议是五年之内上市,即使不上市也没有回购保证。还是那句话,是金子总会发光,好饭就不怕晚。"

从年会麦霸,到转型歌词创作者

筹备 2018 年年会期间,王健林还体验了一把作词人的感觉。2018 年是万达创立 30 周年,自两年前起,万达就发起了百万奖金征集歌词活动,累计收到了几千首歌词。但王健林却发现,有些写得特别漂亮但没有万达特点,有些又写得过于具体," 总之没有满意的 "。

最终,他亲自出马,在歌词中融入了 " 求创新、守信用、重执行、做慈善 " 等万达特色。" 我自认为写得可以。今年年会首唱,大家觉得还过得去的话,以后万达每年年会都唱《万达之歌》。中国三千万企业,还没有几个公司歌曲能传唱久远,希望我们《万达之歌》能传唱下去。"

众所周知,王健林是唱歌爱好者,热衷于在集团年会举办个人演唱会。2014 年年会,王健林唱了《向天再借五百年》,那年他坐上了中国首富的位子,风光无限;2015 年年会,在红裙少女的伴舞下,王健林一开嗓吼出了崔健的《假行僧》——第二天," 王健林唱歌 " 就成了网络搜索热词,他的这则演唱视频迄今在全球突破 27 亿的点击量——而高唱着 " 我要从南走到北 ",他也在那年走出国门、登上《好莱坞报》杂志的封面。

2017 年 1 月,万达在安徽合肥举办年会。王健林入乡随俗,搭配安徽本地女歌手,对唱了一曲黄梅戏《伉俪双双把家还》。

继而,他回归上年度的走摇滚风,再度选中崔健的代表作《一无所有》。

舞台上,五个黑衣小伙子用电音吉他、贝斯、键盘、架子鼓以及中国大鼓构成摇滚乐队,居中的王健林穿一身商务黑西装,蹬尖头皮鞋,引吭高歌时不忘翘起脚尖踩节奏。当他唱到高潮 " 你何时跟我走 ……" 时,他扬起左手在空气中有力摆荡。过完摇滚瘾,王健林还献唱了藏天朔版本的《朋友》以及韩磊的《等待》。

唱罢《一无所有》,王老板与万达也逐步走向 " 一无所有 " 的窘境。2017 年 6 月开始,万达集团陷入股债双杀风波,先是万达债券忽遭疯狂抛售,价格直线下降,继而万达电影的股价极速跳水直逼跌停。

再加上,王健林豪掷 2500 亿元布局海外市场计划受阻,一时间,王健林从 " 首富 " 变成 " 首负 ",最高时一度负债 4000 亿。也是从那时起,他按下甩卖千亿资产的加速键,积极推动万达集团的去地产化,包括出让曾经满载他电影雄心的文旅地产业务。

经历过山车般的一年,王健林失去了高歌的兴趣。2018 年 1 月举办的 2017 年度年会上,他只是听着《歌唱祖国》热泪盈眶。

按照以往惯例,万达集团的年会都在自家酒店召开。但 2019 年初,这一传统消失了——此次举办年会的青岛东方影都,这个开业大半年并承载了王健林电影世界梦的基地,已经转手给了孙宏斌的中国融创。

来源:AI财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