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百货缘何成为王健林的弃子

- 编辑:万达体育 - 784

万达百货缘何成为王健林的弃子

自工业革命之后," 公司 " 这样的组织便雨后春笋般出现 ,它们推动着世界产业、经济文明的进步。观察这些公司,你会发现,很少有公司能够基业长青。那些退出历史舞台的公司,或因管理失策,或因转型步履蹒跚而没有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

诺基亚、柯达……那些曾经如雷贯耳的公司,如果不能够抓住智能手机和数码时代的机会而转型,体量再大也都被无情地甩下。

最近,中国企业界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更加凸显企业转型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和急迫性。

1 个月前,中国巨头型企业万达的董事长王健林在万达公司年会上严肃地提出:万达一定要坚决转型,发展拥有长期稳定现金流、有科技含量的产业。

1 个月后,万达百货易手给苏宁,表面上看是万达的 " 卖卖卖 ",但背后更深层次的含义是万达转型战略的坚决推进。

观察万达这一中国最具代表性企业的转型之路,对处于经济转型期中诸多企业的发展与自我突破有着现实的镜鉴意义。

百货易手

2 月 12 日,猪年开工第一天,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宣布苏宁收购万达百货有限公司下属全部 37 家百货公司。

在过去的两年里,万达先后与多家明星公司发生资本上的关系,它们中间有融创、富力、腾讯、京东、苏宁等。这次,苏宁收购万达百货,是两家深受瞩目的明星公司之间的又一次交易,因此,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

公众关注的焦点无非集中在两个层面,一是苏宁为什么买?二是万达为什么卖?

搞清楚上面两个问题,最重要的是知道此次交易的主角万达百货是谁。

万达百货成立于 2007 年,其存在于万达集团的生态体系中正好超过 10 年。事实上,万达百货的 10 年历程,正是万达巨变的 10 年。

10 年前,万达广场正在全国各地发力,作为解决城市人们吃喝玩乐的大型商业生态,万达广场必须迅速地构建围绕人们需求的商业业态。此时,包括万达百货和万达院线在内的万达系商业业态应运而生。

" 万达百货是在万达商业地产发展初期,为了支持万达广场而衍生的业态。" 熟悉万达发展的人士说。

在线下百货的黄金年代,万达百货与万达广场相互助力,高峰时,全国万达百货的门店达到 110 个。

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在整个线上零售突飞猛进以及万达集团整体业务转型推进之际,万达百货的发展脚步渐显沉重。2014 年时,万达百货已在全国建有 99 家店面,实现收入 256 亿元,同比增长 65.3%,但到 2015 年,万达百货的收入下滑至 230.5 亿元,2016 年则为 178.2 亿元。

事实上,针对万达百货的发展,王健林早有预见,在 2015 年 7 月,王健林表示要关掉一半的百货门店。随后,万达关闭了约 90 家万达百货门店中的 46 家,仅保留了盈利店面。到 2015 年年底,关店数量达到万达百货大约一半的数量,达到了 56 家。

一番调整之后,万达百货净利润开始出现回升,2017 年净利润同比增长了 60% 左右,近两年持续盈利。在业务架构上,万达百货划归到了万达商管。

看完万达百货的大致发展历程,如果你足够了解苏宁和万达近两年的战略布局,你就会对这笔交易的发生丝毫不感到意外了。

对于苏宁来说,张近东正在推行 " 智慧零售 " 战略,苏宁需要大量有人流量的线下场景,来构建苏宁线上线下到店到手全场景的百货零售业态,为用户提供更丰富的场景化购物体验。而万达百货 10 年来积累的线下场景和用户习惯正好契合于苏宁的需求。

对于万达来说,则更好理解,王健林已经给万达商管定下调子,坚决聚焦主业商业管理,地产业务要剥离出去,同样,偏自营性质的万达百货被出售也就顺理成章了。

外界评论说,万达百货近两年在盈利,苏宁也愿意接手,说明万达出手万达百货并不是单纯从资金角度出发,更多考量的是经营战略转型。

坚决转型

在投资界有一个经典的理论:一项交易,如果你现在看不清楚,不要着急,等一等,时间会给你最好的答案。

回顾最近一个经济周期企业发生的大交易,以李嘉诚在 2016 年前后接连出售旗下地产业务和 2017 年王健林出售地产、酒店业务为最。

很有意思的是,无论是李嘉诚还是王健林,在出售资产时,都受到一定质疑。比如,李嘉诚出售地产业务之后,投资界认为李嘉诚卖早了,没赶上地产上涨的高潮,但李嘉诚信奉的投资理念是 " 不赚取最后一个铜板 "。

而王健林在接连将旗下地产、酒店等重资产出售时,很多人开始质疑万达是不是出问题了?

两年后,再看王健林进行的世纪大交易,其实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万达在去杠杆、降负债。2018 年,万达的有息负债比 2017 年降低了 30%。正是万达踩准了经济周期的节奏,才在 2018 年整个经济去杠杆周期安全地度过。

王健林说,要在 2018 年基础上,2019 年力争有息负债再降 8 — 10%。到 2020 年底将万达集团有息负债降至绝对安全水平。

万达已经走过了 30 年,对于王健林来说,买和卖同样是大生意的关键,什么时候买什么时候卖,事关企业安危。

至少从现在来看,2017 年的大交易,王健林走对了。

从这个角度来观察万达,万达百货的易手是万达转型的一个音符。

沿着 2017 年万达大刀阔斧的转型之路,如今,万达的发展方向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出来,万达商管、万达文化、万达金融、万达地产成为万达的四个重要板块。

其中,万达文化和万达商管,分别是万达现在和未来最大的潜力所在。2018 年,万达文化是万达集团的最大收入模块,达到 692.4 亿元。对于万达商管,王健林的定义是万达商管就是万达的核心产业和核心现金流。王健林说,很多企业一时干得挺好,但一个调整可能就没了,而商业中心 50 年、100 年都还在。

辅之于业务转型,万达的资本路径也渐次清晰,在剥离地产业务和其他非商业管理相关业务后,预计万达商管将在 A 股上市,而万达文化板块下面的万达院线已经上市,万达体育有消息称也将在美股上市。

可以看出,无论是万达商管业务板块还是万达文化业务板块,万达正全面转型现代服务业,轻资产的万达相比于传统的重资产地产业务,将更加安全和稳健。

说到底,这是王健林的生意经在万达上的再一次显现,他在过去的万达和现在的万达身上来了一次乾坤大挪移。

来源:德林社